学长!轻点打!

  • A+

唔……

暗恋一个人是何等的不容易……

更何况还是同性恋……

好想跟学长表白啊!

有种淡淡的忧伤……

期货期权交易白俞把头埋在胳膊底下,他暗恋大二的楚陌枫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好讨厌……

期货期权交易喜欢他却不能说出口……

要不……

去表白吧!

我天!

白俞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自己向来是个乖巧的,从不惹事生非的孩子,如今就这么去告白学长,有点超出能力范围

期货期权交易说实话,白俞是个贝,是个不要不要的贝,但从来没有出去实践过,胆子小嘛,又不是他的错

平时就在家里看一些这一类的文章罢了,在网上也会时不时的聊上两句

上次在sp群里,他们要求爆照,于是乎白俞就傻傻的发了张自己的照片上去,这可好,群里这就炸了,所有主都约他出来实践

谁让白俞长得这么呆萌,加上性格脾气好,皮肤也白嫩,怎么能不让人心动

他也无奈,只好在群里一一拒绝,说自己还没准备好,没有实践经验

期货期权交易虽然学长不是主(是主,只不过是他现在还不股票 而已),但自己依然很喜欢他啊!

期货期权交易想着想着,白俞就有种想哭的冲动,还是表白吧……

万一学长不喜欢我……

那就……

那就……

那就,怎么办?

啊啊啊!要抓狂了!

还是去吧……

嗯……

期货期权交易白俞,暗自咬牙,拒绝就拒绝,大不了单恋呗!

大不了哭一场

大不了淋淋雨

期货期权交易终于鼓起勇气去告白了,走到大二一班,找到楚陌枫,开口道“学长……嗯……我……我……”白俞面色红的不正常“我……喜欢你……唔……”白俞小声说了出来

期货期权交易楚陌枫看着眼前红脸的小人,释放身上的冷气,淡淡的回了一句“哦……”

哦……

哦……

等等!

哦是什么意思?

还是被拒绝了吗?

期货期权交易白俞红了眼眶……真是的……早股票 就不告白了

楚陌枫看着委屈的白俞,心里万分难受,好想抱抱他

期货期权交易其实人家楚陌枫大总攻早就看上可爱的白俞小受了,就是怕他一时间接受不了自己是主的事情罢了(白俞小受表示委屈……嘤嘤嘤……人家肯定能接受的了……不要拒绝人家……嘤嘤嘤……)

白俞说了一声“对不起……冒犯了……”就走了,应该是眼泪汪汪的走了

期货期权交易楚陌枫看着远去的白俞,心里那叫一个难受,心想自己也没拒绝他呀?怎么就哭了?

期货期权交易白俞还是很伤心,他真是想象力太丰富了,但是他也是多心了,于是乎

白俞……

出去作死了……

他成功的在晚自习的时候跑出去吹海风,还只穿了一件单衣,俊俏的小脸哭的稀里哗啦一塌糊涂

在时间不经意间的流失,我们可爱的白俞成功的错过了门禁,于是乎白俞走到班门外睡了一晚

华丽丽的

发!烧!了!

不发烧才怪!

早上起来,白俞感觉自己浑身好烫,浑身好难受,全身无力,软软的,直不起来身子,只能靠在班门口,来开门的同学还没来,白俞只觉得自己快要被烧死了

楚陌枫来的早,本来就是学生会的会长,习惯性的从白俞的班门口路过,猛然看见白俞躺在班门口,顿时一惊

我天!

期货期权交易我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还是眼花了!

天!

白俞这孩子怎么会躺在班门口!

楚陌枫震惊的过去,试了试孩子的头,顿时满脸黑线

作!

真能作!

真是不让人省心,楚陌枫默默扶额,看来以后有他操心的了,赶紧抱起白俞就往白俞的宿舍冲去,把白俞放到床上后,看了看

等等!

这宿舍,为何就他一个人住!

我天连个照应他的人都没有啊!

好不好?

期货期权交易楚陌枫翻翻找找,只从简洁的橱里摸出几瓶过期的退烧药,过期的!

据他所知,白俞身体可不是很好

期货期权交易进几天好像也经常发个烧感个冒

于是他又匆匆忙忙回到自己的宿舍,把什么退烧药,感冒药,消炎药通通搬了过来

看了一眼白俞简朴的床头,暗自庆幸有热水,连忙按照上面的说明,把药喂给了白俞,药剂也是不少,好不容易把烧退下来了

看着眼前睡熟的白俞,楚陌枫也不忍心叫他起床

白俞也没睡多长时间,顶多半个小时就醒了,看了看眼前的楚陌枫顿时被吓哭

“呜呜呜……哇……唔……”

楚陌枫被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急忙关切的摸摸白俞的小脑袋,不烧了啊?

“怎么了?”

期货期权交易白俞听着楚陌枫富有磁性的声音,哭声渐渐小了,他一只手放在脸上,一掐,唔……好疼,看着眼前的楚陌枫,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学长,唔……我昨天……”

“嗯,是该好好说说”

白俞一惊,他以为学长生气了,吓的颤抖“昨天……我……不是……故……故……意去……去找你……表白的……我……错……了……”

楚陌枫笑了,这小孩想象力还真是丰富,他也没拒绝他啊?“不是这件事”

期货期权交易“那……那是哪件事?”白俞弱弱的问了一句

“昨天晚上去哪了?”

“去……去海边了……”

“就穿这件衣服?”

“嗯……”

“那昨晚几点回来的?”

“十……十点”

“那门禁时间不早就过了?白俞,别告诉我你在班门口睡了一晚上!”

“嗯……”白俞羞的头都快蒙到被子里了,被学长这么一一盘问

楚陌枫表面看起来挺正常,其实内心已经吐血一百次,这样不发高烧才怪呢!

“过来,趴我腿上”

期货期权交易这下轮到白俞一震了,趴……趴在学长腿上?

啊?

凌乱了!

彻底凌乱了!

不过白俞乖巧的性子还是使他乖巧的趴在楚陌枫的腿上

期货期权交易楚陌枫看着乖巧到不行的白俞,心疼的下不去手,但一想到白俞昨晚的作死,心里又忍不住的怒火往上顶,一把把白俞的裤子连同小内内一块拽了下来,一巴掌呼上了白俞细嫩的小臀

“唔……”学长这力气还真的不是盖的

啪!

啪啪啪!

这几巴掌成功的让白俞细嫩的小臀肉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

“唔……呜呜~(>_<)~学长……唔……疼……啊唔……”白俞不安分的蹬了蹬小腿

啊!

学长大人求放过啊!

真的很疼啊!

期货期权交易白俞在心里默默为自己默哀

“疼?”我们冷酷的大总攻先生可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般实践拍两巴掌皮肤颜色不太会变啊!

于是楚陌枫捏了捏面前可怜的屁股,刚松手就看见白俞的小臀肉又深了一个档

他可算是股票 了!

原来这孩子的皮肤

太!嫩!了!

不过惩罚还是要有的,于是楚陌枫继续往白俞的小红臀上上甩巴掌

啪啪啪……

啪啪啪……

白俞受不住了,一连串的巴掌让白俞忍不住求饶“唔啊……哇……唔……学……学长……轻……轻……点……我……我……错了……唔啊……”白俞大脑简直就是一片空白,也不会去想什么学长是圈里人这样的事,现在白俞只剩下疼了

真的……

好疼啊!

期货期权交易“股票 错了?”楚陌枫一边问到一边还不忘往白俞饱受摧残的屁股上再甩一巴掌

期货期权交易“呜啊!股票 了……呜……”

“来说说吧”

“我……不该去海边吹凉风……唔……不该晚上回来太晚……睡在在外面……不该……不该……”白俞想不起来了,好似没了吧?白俞可怜兮兮的说了一句“好……好像没……没了”

“还有……”

期货期权交易楚陌枫这句还有,瞬间让白俞急得炸毛了,“怎么……怎么……还有……唔……”

“不该让我担心”

白俞愣住了,学长这是在关心自己?唔……好开心……

“三十下作为惩罚”

“哇啊呜……呜……”好吧(∩_∩)

期货期权交易可爱的白俞小朋友成功的被吓哭,前面就疼的要死要活,更何况后面还有三十下

三十下!

可不得要了自己的小命!

期货期权交易想着想着,白俞的身体也不自觉的紧绷,又开始小声的呜咽

楚陌枫笑了笑,忍不住揉了揉眼前小孩的呆毛,又揉了揉白俞颤栗不止的小臀,安慰到“别紧张,很快就好,忍不住就跟我说”

期货期权交易“嗯……学长……你打吧……唔……”说完便白俞便紧紧的把头埋在楚陌枫的腿上

楚陌枫笑着开始抡巴掌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唔……好疼啊!

期货期权交易白俞忍不住开始咬嘴唇,头发被汗水沾湿,变成了一绺一绺的

楚陌枫一看就股票 白俞在咬嘴唇,于是力道又加重了“不许咬,松口!”

白俞听话的松口,刚松口就忍不住轻生痛呼“啊……唔……呜呜呜呜……我错了……学长……啊呜……轻点……求你……学……啊……唔……长……”白俞因为太疼了,细细的小腰不安分的扭动,试图减轻疼痛

期货期权交易楚陌枫越来越不忍心了,怎么办!

这孩子真是太萌了!

太乖了!

都不忍心了!

不忍心!

还剩最后四下,楚陌枫加重了力道

啪!

啪!

啪!

啪!

“呜啊!啊……啊……唔……学长……完了吗?真的……受不住了啊……”最后四下真是让某小孩哭的稀里哗啦,一塌糊涂,昏天黑地,差点就哭岔气了

楚陌枫无奈,看着眼前哭的正伤心的小孩,什么也没说,把小孩翻了个身,让小孩坐在自己的腿上,尽量不触碰伤口,然后用自己的薄唇吻上了白俞的樱桃小嘴

白俞硬生生的停止了哭泣,看着眼前正在吻自己的学长,心跳漏了一拍,自己喜欢的人竟然在吻自己,唔……好开心!

楚陌枫吻完了,放开了白俞的小唇,白俞的嘴唇红的发烫,似乎肿了

期货期权交易楚陌枫从床头拿出提前从宿舍里拿来的药,又把白俞翻了过来,让白俞趴在自己的腿上,细细为他涂抹上药

“唔……学长……呜……轻点……疼……”白俞又哭了,上药可谓是第二次上刑,好歹这次打的轻

期货期权交易“那你以后还敢不敢穿着单衣出去疯,让我担心”

期货期权交易“不敢了……唔……学长……轻……轻点……”白俞忍不住轻声求饶

楚陌枫一看也是上药的老手了,除了刚开始白俞疼的发出声音,后面基本上都特别舒服

上完药,楚陌枫拍了拍某小孩肿胀的小臀,成功的又让小孩炸了毛“唔……学长……不带这样的……”

期货期权交易白俞委委屈屈的揉了揉被拍肿的小臀,怯怯的看了一眼

期货期权交易楚陌枫无奈,这小孩真的

太!萌!了!

自己真的快要被

萌!化!了!

期货期权交易楚陌枫把白俞抱上床,让白俞舒舒服服的趴在床上,自己刚要去卖早餐,就被白俞拉住了

“唔……学长……不要走……”

“怎么了!”楚陌枫坐下看着白俞

期货期权交易“唔……学长……真的……不……不……喜欢……我吗?”白俞楚楚可怜的盯着楚陌枫

楚陌枫简直了!

喜欢!

喜欢惨了!

期货期权交易没说什么,楚大少爷直接霸道的强吻了可爱的白俞小受,吻完便来了一句“看来刚刚吻的还不够,现在满足了吗?”

“学……学长……嘴唇……疼……”白俞可怜兮兮的看着楚陌枫

楚陌枫看了看白俞肿起来的小唇,笑了笑,开口调戏到“阿俞看起来好诱人”

白俞听楚陌枫这么说,又红了脸,忍不住“吧唧”一声亲在了楚陌枫的脸颊上,然后又害羞的往里缩了缩

楚陌枫看着胆小的小孩,微微勾起唇角,“阿俞还有什么事吗?”

“我……嗯……”白俞经楚陌枫这么一说想起来了件事,刚刚,他们干了什么!干了什么!了什么!什么!他小心翼翼的望了望学长,咽了一口口水“嗯……学长……额……你……懂……呢个……sp?”

期货期权交易楚陌枫一愣,看了看小心翼翼的白俞,瞬间好似明白了什么,这孩子不会是贝吧!“阿俞股票 ?”

这下轮到白俞愣了,自己怎么解释,啊啊啊啊!本来以为楚陌枫会说股票 或者是不股票 ,怎么会想到学长会反过来问他!“我……额……说完了……学长……会……会……讨厌我吗?嗯……”白俞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楚陌枫

期货期权交易“好了,我股票 ,我不会讨厌阿俞的”白俞说出的话也正是楚陌枫的纠结,他怕白俞讨厌他,没想到两个人都是圈子里的,那就不用担心了“阿俞没事了吧,我出去买饭了”

期货期权交易“嗯……”等楚陌枫一走,白俞就开始犯困,眼皮怎么睁都睁不开,可能是因为太累的原因,不一会就沉沉睡去,毕竟昨天晚上在班门口睡得并不好

期货期权交易楚陌枫回来看见在床上睡得正香的孩子,忍不住去摸了摸白俞额前的碎发,让后上厨房,把粥放进锅里,保温,让后把鸡蛋灌饼放进烤箱里,写了一张纸条,就去上课了

白俞醒来,看了一眼表,九点了!都过去半个小时了!急忙下床,结果忘记自己还是趴着的,差点摔倒,还好身后的伤不严重,撑着桌子起来,看见床头的纸条,纸条上面写着:

—–饭在厨房,阿俞起来就去吃,我先去上课了,假已经帮阿俞请好了,在宿舍多喝水,我晚上就搬过来

一看这么秀气飘逸的字就是楚陌枫留给白俞的,白俞缓缓把字条放下,心里暖暖的

配资官网 还是平如湖面,虽然有一丝小小的涟漪波动,那就是

学长竟然换宿舍了!

我的天!

期货期权交易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期货期权交易原来长得帅还附加好多技能!

啊啊啊啊!

好羡慕!

等等……

羡慕啥?

明明是换到自己的宿舍了

期货期权交易白俞脑袋都快炸了,现在每天一睁眼就是学长放大的俊脸,每次都能把自己吓个半死,学长简直就是一个移动闹钟!

期货期权交易不得不说,每天在那群女生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和学长走到宿舍的滋味也不好受

期货期权交易好吧(∩_∩),我承认这根本不是小涟漪,这简直就是把一座山砸进去的节奏好嘛!

虽然在宿舍的时候与学长相处的时间多了,但是挨打的时间也不少,所以因为门隔音不好的原因,每次只要在挨打的时候经过门前都会

听到一些

不!该!听!

的声音,比如说

期货期权交易“啊……学长……不……等等……唔……我错了……啊……别啊……让我……啊……缓缓……”额……所以……每次房间里传出这种声音不是很要紧

但是!额……

由于某为可爱的小受声音太大,以至于板子的声音嘛~~

如果不仔细听,好似真的听不出来

期货期权交易哦呵呵,这就尴尬了,股票 的事股票 在管教对方

期货期权交易不股票 的,额……呢个……捂脸逃跑……亲们自己想象(╯▽╰)啪!啪!啪!哦呵呵

期货期权交易“额……咳咳……嗯……楼……额……呢个……额……可以注意点吗……咳咳……”白俞尴尬的开口

好吧(∩_∩),回归正题,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快要放假了呀么放假了


期货期权交易时间在流逝,一点一滴都不容错过,转眼间,夏日的燥热掩盖了初春的清爽,知了的歌声渐渐霸占了树杆和人们的耳朵

正是午休时间,白俞趴在桌子上,无聊的看手机,又无意间打开QQ,翻开了sp群,上来发了一句话

期货期权交易“我来了,群里有人吗?”

顿时群里就炸了,

期货期权交易—-俞~你可算是上线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群里又有好多主要加你,当时真是脑子被门挤了,才会要求爆照,嘤嘤嘤,银家木有爱了,爱全被俞勾走了,嘤嘤嘤

期货期权交易—-小俞过得还好吗?心理上调整好了吗?可以实践了吗?

—-白俞出来实践,实践多了就好了,不要害羞,再不说实践啊,小心你的屁股

……

白俞看到群里乱做一锅粥,笑笑,继续耐着性子往下翻,翻到一半,他猛然看见一个名字

S市-主-隐魂

隐魂!!!

期货期权交易还没看他的回话,白俞就被叫走了,走到走廊上,他问了一句“出来,有什么事吗?”

期货期权交易“当然有,白俞,呢个,能帮忙来演场话剧吗?”那人小心翼翼的说

白俞还在想着那个名字,因为他无意间翻到学长的手机,学长的QQ名就叫隐魂

“白俞?白俞?”那人叫了好几便白俞才回过神来

期货期权交易“啊?怎么了?呢个……刚刚没听见”

“啊,没事没事,我们想请你去演话剧”那人咽了咽口水,紧张到不行,他怕白俞不答应,那女主角就没有了!是的,你没看错,就是

女!主!角!

白俞微微愣一下,然后点点头“可以啊”

那人没想到白俞这么快就答应了,还想着万一他不答应,自己怎么向社长交代

期货期权交易于是那人特别热情的把白俞拉走了,拉到了社团,白俞进去了,突然他看到了楚陌枫!

啊啊啊啊!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到哪里都能遇到学长!

啊啊啊啊!

不活了!

但这只是白俞的心里话,因为白俞并不敢说出来,于是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叫道“学……学长,嗯……好……额……”突然觉得好尴尬啊!

楚陌枫看到白俞到并不是很惊讶,因为是楚陌枫要求他同学冉阳就是社长让白俞来当女主角的“阿俞,过来”

白俞挪过去,却被楚陌枫一把抱到了怀里,其他社团的人都快喷鼻血了,话说这大白天的,当众闪瞎狗眼真的好吗?

啊啊啊啊!

楚陌枫你的节操呢!

what?

你就这样?

难道节操被狗吃了!

等楚陌枫和白俞两个人,打情骂俏,那哈那哈完,哦哦哦哦,好吧,我已失血过多而死,啊不不不,接下来谈正事

期货期权交易楚陌枫又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样子,问白俞“愿意跟我演话剧吗?”

期货期权交易白俞抬头看了一眼温柔的楚陌枫,点点头

期货期权交易旁边的冉阳憋不住了,他天生就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性子“陌枫,你满意了吧?好不容易找了个大帅哥,但是女主角却不是个大美女,真是可惜,不过有你整个话剧的颜值一定会提高的”冉阳说完后又开始伤感

而白俞到是在旁边听的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到底演什么角色啊?于是白俞默默的用眼神求助楚陌枫

期货期权交易楚陌枫看到白俞的眼神,会意笑笑“你是女主角”

额……

不要这样好不好……

本宝宝受不起……

期货期权交易白俞真是天打五雷轰,找谁不好,为什么要找个男的?而且那个男的还是我,我木有穿女装的癖好啊?

“我想让你演女主角”楚陌枫淡淡开口,眼底里却是期待

“嗯……我演……”既然是学长说的也不好拒绝就只能答应了

期货期权交易“那就好,我选了个剧本,你看看”楚陌枫笑而不语

白俞接过一看,额(⊙o⊙)…

咱不带这样的好不好?

为什么是白雪公主!

改……改编版!

而且改编版的好似更狗血了!白雪公主竟然不是国王的亲生女儿,国王只有一个亲生儿子就是楚陌枫饰演的王子,而白雪公主……

是被收养来的!!!

期货期权交易那么就是说,这本好好的爱情故事,被硬生生的改成了兄!妹!恋!

白俞看完之后只觉得头都要大了,随口问了一句“这……是谁改的剧本?”

期货期权交易“我呀!”白俞默默抬起头,额(⊙o⊙)…,原来是冉阳学长

期货期权交易冉阳继续说“为了让王子的露面机会增加,我特意改成了王子跟公主住在一起,让后王子会保护公主的!你看你看,这里还有为了保护公主,差点就和国王,王后打起来的呢!”

期货期权交易“我会努力的”好吧,可爱的小俞儿就这么答应了

“今天排练哦!”冉阳一声,大家都行动了起来,站好位置开始排练

期货期权交易虽然都是第一次排,但是除了白俞和楚陌枫,其他人的剧本基本上改动不大,于是在冉阳的指导下,位置很快就站好了,冉阳本来就是表演系的,导演是他的主修课,组织一些人演话剧到是没什么不可能

“好了,开始”

话剧开始了,大家拿着稿子上台,再表演,中间冉阳不断的指点,但是到了白俞进监狱的时候,卡住了,因为,白俞哭不出来

期货期权交易这里也没有什么眼药水之类的,怎么办?,冉阳头都大了

期货期权交易楚陌枫到是没什么,依旧淡定,看到冉阳急得样子,叹了口气,“我有办法,你在这好好待着”说完便拉起白俞朝休息室走去,白俞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跟着

到了休息室,楚陌枫看了一眼四周,开口“去趴那边桌子上”

白俞紧张不安“我……我……没有不爱护自己的身体,我……”白俞急得话都快说不出来了

楚陌枫安慰到“这只是催泪的,我只打你十下,总不能进行不下去”

白俞听了楚陌枫的话,走过去,委委屈屈的抱住他,让后在桌子上乖巧的俯下身

期货期权交易楚陌枫看着白俞 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白俞刚刚表现的太乖巧了,乖巧的让人心疼,但既然已经答应要让白俞哭出来,就……唉……

夏天,穿的本来就薄,楚陌枫就赖的让白俞脱裤子了,从休息室里拿出一把塑料尺,用十分的力气往下打

啪!

“啊……呜呜呜……学长……别……轻点……”

啪!

期货期权交易“啊……啊……呜呜呜……啊……”这次的哭声更大了

期货期权交易好吧,楚陌枫在打完两戒尺的时候,就不舍得往下打了,领着哭的满脸泪水的白俞出来了

冉阳上前,关切的问“白俞你没事吧?”

这一问让白俞红了脸,低声说“没事……没事……”

期货期权交易冉阳还想说什么,被楚陌枫拦下了“开始排练吧,大家等着呢”

期货期权交易“哦……好的”冉阳不在继续追问,全心全意的扑在了排练上

期货期权交易算起来这次排练还是比较成功的,在冉阳的指导下,大家全力以赴,终于弄完了,排练完大家就都散了,各自回各自的宿舍

冉阳呢?就打扰一下楚陌枫和白俞两人的二人世界吧

三个人走在走廊上,看起来毫不惬意,突然,前面出现一个抱着书低着头走路的男生,冉阳一眼就认出了他是自家的贝,于是喊到“白倾!”

白倾转过头,悄悄的撇了一眼冉阳又低下了头

期货期权交易白俞一眼认出来,他是他的表哥唉于是兴奋的过去抱住他“表哥!你也在学校啊,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啊?”

白倾被白俞一抱,脸露了出来,脸上明晃晃的一道巴掌印,白倾的视线对上了冉阳的视线,吓得连忙推开白俞又低下了头

期货期权交易“冉……冉阳哥……哥……我……”白倾被冉阳的眼神盯得发毛

期货期权交易冉阳叹口气“陌枫,我带我家小倾儿回去了,以后再聊咯”

楚陌枫没说什么,静静地看着他们,让后点点头

期货期权交易白俞一看这架势,不对劲,扯扯楚陌枫的衣角,示意他,待会跟上,让后笑着对白倾说“表哥,真是摊上了个温柔的主呢,不像他,老是打我”说完还委屈的指了指楚陌枫

期货期权交易白倾身体抖了一下,让后轻轻说了一声“再见……”就被冉阳拉走了

期货期权交易拉到拐角处的时候,白倾不愿往前走了,他挣开冉阳的手,蹲在墙角处,乌黑的头发挡住了俊俏的小脸,从小,他……就最怕疼了,却偏偏要苦苦忍着

冉阳看见他蹲下,也跟着蹲下,收起了往日嬉笑的面孔,一双白嫩的手,慢慢的摸着白倾的脸,突然,猛的一使劲,把白倾的脸抬了起来

期货期权交易果然看见他在哭,冉阳把他揽进自己的怀里,安慰道“倾儿,还是那么爱哭啊,这么多年没变啊,好了,好了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说完伸手一抱,把白倾抱在了怀里,抱回了宿舍

“陌枫~嗯嗯~”白俞在宿舍里对着楚陌枫撒娇卖萌求包养

“怎么了?嗯?”楚陌枫看了自家小受一眼,满脸的隐忍,一股想笑又笑不了的表情

期货期权交易“嗯嗯~股票 今天什么日子吗?”白俞期待的看着楚陌枫

“嗯……审核文件的日子?”楚陌枫一本正经的抱着电脑对白俞说

嘟起了小嘴,这下可把小俞儿给气坏了,不高兴的嘟起了小嘴,两个腮帮子鼓鼓的“哼!”

白俞一下子松开了抱着楚陌枫的手,一脸我不高兴你来哄我的样子

期货期权交易看着可爱的小人,楚陌枫真是再也按捺不住了,放下电脑,亲了亲白俞的脸颊

瞬间,小俞儿的脸红的像苹果一样,他委委屈屈的看着楚陌枫“你……真的……不记得了?”

“你说呢?”说完便笑着戳了戳白俞红红的脸颊,吻上了的粉唇,楚陌枫霸道的舌尖撬开白俞的唇齿,像一条滑滑的蛇钻进了白俞的小嘴里

舌尖共舞,白俞被吻得晕头转向,双手搂着了楚陌枫的腰,舌尖上的温度,一点一点的蔓延全身

吻过之后,楚陌枫撒开嘴,看着白俞肿胀的小唇,有些心疼“小俞儿,小宝贝儿,走,我带你去个地方”说完之后便邪邪一笑

楚陌枫抱着白俞,进了他家自己开的酒店,酒店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期货期权交易只有他和白俞,让后,他抱着白俞进了一间房间,房间号是6120?

这这这……白俞惊奇的瞪大眼睛,六一爱你?什么?还没等白俞惊讶玩,他就被楚陌枫领进去了,只见床上放着一套萌萌的兔子装,还有一个张大床,床上摆着各种各样的果酒和糖

楚陌枫把白俞抱到床上,扒了小俞儿的衣服,换上了兔子装,让后把他翻过来,想要塞兔子尾巴

“唔……陌枫……”白俞害怕的叫了一声

“不要紧,小俞儿,这个没我的大”楚陌枫邪恶的笑着

“唔……你坏”白俞把脸蒙到了被子里,只是着后穴清清凉凉的,紧接着“唔……啊!!学长……疼……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了……不要了”

楚陌枫心疼的看了白俞一眼,狠狠心朝白俞的小臀上摔了一巴掌,“好了……没事了……不哭了”他亲着白俞的美背,让白俞转移注意力,悄悄的把毛茸茸的小兔尾巴塞了进去

他起身,白俞也跟着起来,坐在床上眼睛红红的,小脸上还沾着泪水,两个兔耳朵软软的垂在耳边,后面的小尾巴一摇一摇,整个兔子装把白俞娇小的身材包裹起来

楚陌枫扭过头去,依旧在忍……啊啊啊啊啊啊!真是忍不住想上了小俞儿

看完之后,楚陌枫把白俞拉到腿上把兔子尾巴拔了出来,这个举动让白俞直哼哼

“啊……唔……哼唧……学长……哼唧……唔……不要……”

发表配资公司

目前配资公司 :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娃娃

      更新

      点吧